充填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充填泵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苏州城乡一体化调查土地已不是主题房子更关键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17:11:09 阅读: 来源:充填泵厂家

苏州城乡一体化调查:土地已不是主题 房子更关键

这个世界就是这样。很多事情已经改变了,但是你还没有发现它已经改变了。  早报记者采访了苏州工业园区的多位农民,城镇化带来的改变已经显而易见。原先过惯平静农村生活的农民,谈吐间早已离不开城里人绕不开的话题——房子。  张建连,42岁  想回到农村生活,  不用担心买房问题  张建连曾是原斜塘镇上的一名失地农民。  今年42岁的他身材干瘦,开着出租车,边说着话边喘着气。已经连续开了一天的车的他,显得有些疲惫。  张建连拼命赚钱,最大的心愿是能早点给儿子买一套房子。不过,对于这位司机来说,压力有点大。在他所在的苏州工业园区,一些城镇的拆迁房,在2000年每平方米不到800元,现在已经涨到了近1万。而位于苏州工业园区商业中心的金鸡湖板块,房价已经涨到了1.3万到1.5万。  张建连说,他很想回到原来的农村生活,那时候家里有地种,有房住,自己在厂里上上班,不用担心买房的问题。  由于苏州工业园区,张建连的家在15年前被纳入征地拆迁范围。张建连说起往日的房子语气不免骄傲。他所在的莲香新村有40户人家。张建连造了一栋320平方米的楼房,有7间主房;另外还有几间面积共达180多平方米的平房。  但根据当时的赔偿政策,张建连三口之家连同父母拿到了两套拆迁房和4万元的补偿款。现在,张建连一家三口住在96平方米的拆迁房中,他父母住在40多平方米的小房中。  张建连说,那时候政府号召拆房,村民的考虑非常简单,肯定要服从,并且觉得不要种田了有楼房住,是件多么高兴的事儿啊。而现在,张建连的心里越来越焦虑。  张建连失地后曾经失业,政府安排了保安的工作,但是他觉得工资1000多块钱太少了。后来他干上了出租车司机这行。妻子在工厂里打工,工资只有2000多。  张建连觉得现在的生活跟做农民并没有区别。失地后张建连每月可领取200元的生活补贴,但是自己每月要交270元的养老保险。但如果还是农民,可以自给自足,房子只需要装修下就可以给儿子结婚用。  张建连的小孩在读高二,今年18岁。张建连计算,现在一套房子至少150万,以他目前几千元的工资水平,对他来说遥不可及。张建连也曾想过让父母和他们一起住,房子以后留给儿子,不过还是觉得房子太小了,“40平方米的房子连老婆都娶不到,女朋友都没有。”  张建连很羡慕今天的农村生活,“譬如西山那种永远都不拆迁的地方,他们都是农民,年纪大的在里面种种田,年纪小的在外面创业。小孩都在外面读书,结婚都在外面买房,他们生活也相当好。”  王翠莲,67岁  自己住车库,  把拆迁房租了补贴家用  没有了土地,王翠莲老人心中也不免焦虑。  王翠莲今年67岁,大部分头发已经花白。她佝偻着背缓慢地上楼,局促地敲了一间房间的门,侧着脸听了听,想打开门进房间打扫。  王翠莲现在在跨南路一家宾馆上班,每天的任务是负责打扫宾馆内的17间房间。在中午之前打扫好后,她要花15分钟赶回葑亭大道北侧高浜新村的家做饭。下午再回到宾馆继续干活。  王翠莲所谓的家其实是一间车库。  9年前,她是原跨塘镇阳澄村的村民。土地征用和拆迁后,她和女儿一家搬到了现在高浜新村的拆迁房中,一套房间90多平方米,另外一套小房子自己出钱买了部分面积。  但王翠莲想给女儿减轻点生活负担。为了给女儿家补贴家用,王翠莲把自己住的小房子出租给了外地人,每月租金1000元都交给女儿。她自己每月可以领取养老补助600元,在宾馆做保洁也有1000元的工资。  在她30岁那年丈夫去世,她和11岁和9岁的两个女儿相依为命,全家8亩地都是由她一个人种,因为自己赚不到钱,两个女儿都没能上学。  王翠莲怕自己一天一天地老去,她的脚在十多年前种树的时候摔过一次,现在还有一个取钢板的手术要做,她舍不得花上6000多元钱的手续费。  姚伟民,43岁  计划为儿子买套婚房  2006年,苏州工业园区的动迁政策做了调整。姚伟民失地后在政府的扶助下自主创业,生活明显改善。  姚伟民曾是跨塘镇范庄村的村民,2006年,姚伟民所在村的地征用,宅基地也在动迁,当年他36岁。失地后姚伟民先是做包工头,后来成立了一家小型家庭作坊式企业。  据一位村主任介绍,在2006年之前是按照每户人口情况来置换安置房面积,一个人可换45平米,两个人可换70平米,三个人可换94平米,四个人可换117平米,独生子女16岁以下不纳入考虑。但在2006年之后,根据每个人40平米来置换拆迁房面积,另外独生子女家庭可允许再另出部分资金格外购买60平方米。根据原有房的面积与安置房的面积的差价来进行货币的“多退少补”。  姚伟民回忆,种地没什么收入,村民都是排着队抢着去摇房号的。当时政策允许可以拿两套,有的不拿了,拿了一套外加几万块钱就算了,但是后来房子一直在增值,很多人拿了两套以上。  2010年姚伟民回迁到唯亭镇青剑湖社区的动迁房中,另外一套拆迁房出租出去,每月收取1500元的资金。  看着园区的房价上涨,姚伟民计划着能在园区为读大学的儿子买上一套婚房。  吴翠英,60岁  盼着早点拿到新房  从苏州工业园唯亭镇沿星港街驶入通达路,苏州工业园的现代化气息逐渐退去,一座座宽大的电子厂、制衣服装厂在道路两旁矗立。吴中经济开发区的郭巷街道正在开发之中,随着动迁继续,新的市民正在增加。  郭巷街道尹中路旁的尹山村,不复往日稻田绿苗,取而代之的是零零散散的老房屋和大片被撂荒的土地。一些未拆迁的村民房前还种着蔬菜,村民的白色的墙面上已经布满灰色的灰尘,甚至脱落,斑驳的黄土成块状地显露。在冬日荒凉的芦苇丛中,未拆迁的老屋显得孤立。  谈到尹山村的历史,尹山村的村民一脸骄傲,“苏州人可能不知道郭巷,但不可能不知道尹山村。”历史上的尹山村以土地肥沃而闻名,追根溯源已有几千年的命脉。  据当地村民介绍,尹山村本来440户人家,近三四年拆掉了300多户人家,还有80户人家还未拆迁。这片村庄所在处将主要建成汽车城4S店,在该村尹中路的另一旁,4S店的仓库房正在建设中。  在尹中路,每天清早流动着十多位穿着绿色环卫服装的老人。吴翠英今年60岁,2012年在尹山村的土地被征用和拆迁。  吴翠英的脸泛起皱纹,双眼蒙胧,她的儿子患有精神分裂症,媳妇也是残疾人,尽管自己身体不好,为了给孙子攒学费,还是要出来打工赚钱。  日子不像往日耕地那样自由,新工作要求她每天5点半起床,6点半到清扫的尹中路街道上扫几个小时的路,一个月工资有1370元。  吴翠英的老伴身体也不好,今年已经64岁,在制药厂装箱,每个月工资1400多元。她和老伴现在每月还可以领到几百元的养老保险。吴翠英说,自己有高血压,每个月要吃300元钱的药,钱还是不够用。  吴翠英以前有一栋三层房子,拆迁后,吴翠英一家将分配到四套房子以及48万元钱安置费,一套是100平方米,一套是80平方米,另外两套分别60平方米。  望着她所在街道不远处新建小区的方向,吴翠英急切盼望着能早点住进第一套新房,另外三套房子可以早点出租出去收点租金。现在,吴翠英一家暂时租在自己的妹妹的拆迁房中,每年交给她1万元的房租。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