充填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充填泵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硅谷投资火热的垂直农场该怎么玩是嘛

发布时间:2021-07-15 10:28:08 阅读: 来源:充填泵厂家

硅谷投资火热的垂直农场 该怎么玩?

今年7月,日本首富孙正义旗下的软银愿景基金(Softbank Vision Fund),给位于加州南旧金山的一家农业科技公司Plenty的B轮融资砸下2亿美元时,垂直农场的火一下子被点燃了。

这位首富原计划只给Plenty的创始人Matt Barnard 15分钟的时间,但没想到,最终会面时间超过45分钟。两周后,投资敲定。

一个搞农业的公司,为什么能如此迅速吸引孙正义砸下重金?后来,孙正义发表声明称,他认为该公司具有帮助提升大城市周围农作物产量的潜力,能变革现在的食品体系,提升人类生活质量。

Plenty这家搞室内垂直农场的农业科技公司,总部位于加州旧金山。他们的蔬菜和水果,都从种植塔的侧面生长,而不是从土地。种植塔的特殊外观,以至于让孙正义第一次看到塔从车上卸载下来时,都略显迷惑。

借助于愿景的投资,Plenty希望从硅谷这个全球科技顶尖地出发,到全球超过100万常住居民的大都会区周边,比如中国、日本、中东等地。用不到30天的时间,建立起500个这样的农场:不到1%的土地,1%的水,只用合成肥料,不用农药,种出最新鲜、最好吃的农产品。

垂直农场火了

垂直农场,带着整个农业科技(Agtech )起来了。

2015年,投资人向农业科技领域投资46亿美元,2016年超过32亿美元,仅2017年上半年,农业技术创业公司初期融资就已经接近2015年全年的总额,达到44亿美元,同比增长6%。

以垂直农场为代表的新型农业系统,在2017年刚过半期间,就筹集了1.98 亿美元,同比增长了560%。这还不算Plenty被愿景投下的2亿美元。根据现有的状况,预计到2022年,仅垂直农业这一个类别的公司,市值预计将超过60亿美元。

其实,垂直农场并不是最近才有的概念。

早在1999年,哥伦比亚大学环境卫生科学和微生物学教授Dickson Despommier 与他的研究生一起,希望用屋顶花园为纽约曼哈顿人口(约200万人)提供食物。但计算后发现,13英亩的屋顶,大概也只能供2%的人口的食物。于是,Dickson教授又转而研究起了室内垂直栽培植物,到2001年,垂直农场有了第一个轮廓。

Dickson 教授作为垂直农场的坚定支持者,他认为,垂直农场的出现,让农民不再需要担心今年是干旱还是洪涝,土壤有没有虫害,也不用担心水资源缺乏,食物是否受污染、营养是否充足等一众问题,垂直农场不会完全取代传统的室外农业,但它会养活我们的21世纪。

刚获得软银旗下基金投资的Plenty,成立于2014年,产量据称高达350倍。

除美国之外,日本是对垂直农场尝试最多的国家。

其实,像中东和非洲这些高度缺水、干旱的地区,以及俄罗斯这些常年高冷、不适合种植蔬菜的国家,也已经发力或者有垂直农场技术方进入。

过来人:选不对“位置”就会死

当然,在这样的一片火热势头下,不少过来人已经倒在来时的路上。

比如位于芝加哥周边的Farmedhere,成立于2010年,曾是美国最大的室内农场并有望在全美范围内扩张,然而今年1月宣告停业,今年8月宣布转向肯塔基州重新投资工厂开工。

Farmedhere曾经被披露的一个死亡重要因素是LED灯照明成本的困扰。试想一下,七年前,如果你需要买相同数量的LED灯,这笔花费会高出64倍。

但是,灯光照明电力成本并不是首要的失败原因。这三家或失败或重新再来的垂直农场,都提到了一个词就是:位置(location),而且重要的词语说三遍:位置、位置、位置。三个“位置”背后对应的其实是三个重要的问题,没有做到的话,垂直农场的失败也就不远了。

第一个“位置”的背后其实是:你种下的蔬菜,到底是为谁种的。换言之,如果你不能卖掉它们,那你就不应该让它们长大。“卖好食物,其他都是第二的。”

这在GGV纪源资本副总裁Andy Yu 看来,就是一个词:“以销定产”,不能生产出来卖不出去,农产品留存周期很短。垂直农场,或者是说这类精细化的温室农业无论是在中美,最后能够胜出的,肯定是要“双技能”都能赢。除了“生产技能”要赢,比如说能够在技术上实现生产的量达到普通的多少倍之外,“销售能力”非常重要。

第二个“位置”对应的问题是,当你知道卖给谁之后,要让农场产地尽可能靠近需求方,从而缩短供应链环节。

像宣告破产的PodPonics,尽管它们称最终成本能做到1.36美元/磅,远低于加州远距离输送蔬菜的成本价格。但是,它的供应链也出现了问题。

只有对它了1定的了解过

PodPonics 选择为当地餐馆生产蔬菜,但是他们同时还跟批发商和分销商合作,所以农产品会穿过批发商的仓库,再回到街上的餐馆。创始人回过头来看也认为,这其实是需要调整仓库地址的,“不是靠近消费者这么简单,而是靠近需求方,比如分销商”。

第三个“位置” 才是考虑选址的供应能力,这关系到场地在各种供暖、通风、消毒设备问题下,是否支撑得起大量电力的能力。

成本分析:设备+水电+人工

一旦选择城市作为主战场,垂直农场的成本该如何计算呢?

根据Toyoki Kozai博士的数据显示,以日本市场来看,蔬菜每1美元的生产成本里,20%——25%是电力成本,包括了灯光照明、空调通暖、通风、水泵等多种成本。但这不是最高的,最高的成本是前期设备投入和厂房的折旧率,占到了总成本的30%——35%。这两部分加起来,超过总成本的一半。

但从总体上来看,电力的成本肯定会越来越低,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报告指出,仅2012年至2014年,LED照明效率已提高了约50%。到2020年,由于成本下降,可能会再攀升50%。Aero Farms就专门聘请了LED照明公司的前首席技术官帮助设计定制的LED照明系统,希望提高照明效率。

那剩下接近一半的成本是什么呢?在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,人工成本是不可避免的。Toyoki Kozai博士曾在书中透露,日本这类工厂的人工成本占到了25%,因为你需要非常高的技能(知识,经验等)来管理垂直农场的人。最后的20%,是由种子、化肥、包装、运输等部分构成的。

也就是说,如果要在中国市它的氧气通透性也较差,严重者还会引发并发症场发力垂直农场的话,一旦技术的供给可行,土地和人工成本两项都会占有优势,低于发达国家。

Andy曾在国内看过类似项目。他认为,垂直农场的本质是生产效率提升,从技术供给的角度来看,技术已经相对较成熟。成本方面的话,如果是一个3000平米的厂房,前期投入大概需要2500万人民币左右。即使是大城市周边,土地租借的费用并不高,150万左右,一年的水电费也在150万左右,也就是说,在国内,电力加土地成本仅占到了10%。

价格:成为另一种“有机食物”

尽管电力、硬件设施等前期投入占到总投资的一半以上,但可以预见的是,垂直农场的各项硬件成本将会逐年下降。当下以及未来的三五年,中国市场阻碍香港民主发展是否会涌现出垂直农场的大玩家?

由于机械手臂可以非常快速地加工出复杂形状的产品

Andy认为,能否做到大玩家,比拼品质和销售的能力很重要。

从销售渠道来看,全球现有的几个重要玩家不外乎是跟超市、餐馆或者批发商合作。像Aero Farms,已经跟纽约州附近的有机超市全食(WholeFoods),以及ShopRite、Freshdirect 等多家连锁超市合作,消费者可以买到它们自有品牌的蔬菜。

彭博社报道,Plenty 正在和来自四大洲15个政府的官员,以及沃尔玛和亚马逊公司的高管会面,他希望出售的蔬菜是,全食的质量,沃尔玛的价格。

毫无疑问,价格是影响销售的又一关键因素。

对垂直农场来说,这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。

孙正义作为软银的掌门人,在他首次押注旨在颠覆传统农业行业的创业公司时,就选择了垂直农场,这是垂直农场们的幸运。但是,一旦随着总体技术的成熟,众多资本的涌入,谁能更好地在消费市场生存下来,还有待一轮轮的检验和恶战。

但终其来看,人类和城市总是幸运的。与其说孙正义看好Plenty 一家的愿景,还不如是说看好一众垂直农场的愿景,毕竟,重塑当前粮食体系,有人在努力。

郑州西装定制
株洲西装订做
辽宁西服订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