充填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充填泵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让我最爱你一次-【zixun】

发布时间:2021-10-12 16:07:53 阅读: 来源:充填泵厂家

正午时分,拄着拐仗的洪鹏飞,终于找到了妻子雪妮的小屋。他轻轻地吁了口气,下意识整理下衣衫,按响了门铃。洪鹏飞的突然造访,让雪妮很是意外。

“你都快一年没回家了,孩子们想你,我、我也……”洪鹏飞进得门来,忙把紧随身后的俩个六七岁的孩子唤到了妻子面前。“啊,燕子、小虎!唉,这数九寒天的,赶这么远的路,你自己行动不方便,咋还带……”雪妮见一对小儿女凌乱的头发,冻裂的小手心痛极了。

儿女牵肠夫妻连心。洪鹏飞也不忍心让幼小的孩子千里奔波,可好久没见妻子的面,他实在也是放心不下。对鹏飞而言妻子就是他的天。四年前的一场车祸,让他这只志在千里的大鹏折了翅。洪鹏飞怎么也不能面对截肢的现实,他不言不语只求一死,是雪妮抱着一双刚满周岁的孪生儿女,日夜守侯,百般劝慰,才让他有了活下去的勇气。出院后,洪鹏飞这个商校毕业的高才生,尽管有过不错的营销业绩,但洁净的办公室里再也没了他的座位……

鹏飞记得送别妻子是在一个春雨绵绵的早上。为了生计雪妮放弃了干得好好的文秘,决意孤身南下谋求发展。而这劳燕分飞的代价,仅是妻子寄回家勉强能补贴家用的钞票。洪鹏飞心里有说不出的酸楚,他知道肇事车主的逃逸,自己没能得到任何的赔偿。他知道每月要偿还的欠债就是座沉重的山。

眨眼四年过去了。车祸欠下的债还得差不多了,可雪妮捎回家的钱丝毫没有增加。钞票不见多,妻子回家的次数倒越来越少。面对左邻右舍诧异的目光,洪鹏飞十分坦然。他知道孤身在外的艰难,知道赚钱的不易,而妻子在广告公司负责的文案策划,本就竞争激烈,洪鹏飞只担心粥少僧多,是否又有了变化。他相信雪妮,相信俩人青梅竹马的情愫。

然而,从踏进这间15平方的小屋起,洪鹏飞凭直觉感到,和妻子已有了无可明状的间隙。初来时雪妮整夜和小儿女呆在一起,洪鹏飞还觉得母子重逢,难分难舍也是常情。可眼看十天过去了,沉浸在天伦之乐中的雪妮,依然和小儿女泡在一起。毫不理会丈夫鹏飞的明逗暗示。

洪鹏飞守在妻子身边,竟然无肌肤之亲。是大都市的灯红酒绿让妻子的心另有所属?可雪妮并没夜不归宿弃他不顾,只不过是把本属于丈夫的那份柔情,也全部给了儿女。自己总不能和儿女争风吃醋,望着夜幕中喧哗的都市,洪鹏飞无所适从,忧闷致极。

“咦,这是小雪的孩子啊,真漂亮。哎呀,你们家小雪真是太节省了,自己不吃不喝,连俩孩子的衣服也……听说小雪一个月的收入就有三千多……别瞧你老婆唇红齿白的,其实……”邻居大妈偶然间对洪鹏飞的一番言语,让他目瞪口呆,他第一次得知妻子每月有三千多的收入。他并不是怨恨妻子有份不簿的工资,每月寄回家的钱如此至少。主要的是他不明白,妻子雪妮到底把钱用到了什么地方?

对妻子多了个心眼的洪鹏飞,次日清晨假装酣睡,等妻子起床走进厨房,便悄悄跟了上去。正在洗漱的雪妮两颊泛青,眼袋下垂,双目无神的真容,在他面前原形毕露。洪鹏飞一阵心痛差点叫出声来,他这才知道邻居所言非虚,妻子已不是小县城里那个漂亮、健美、充满活力的雪妮了。她的桃腮、红唇都是假的,是化妆出来的。

“雪妮,你该吃得吃,该喝得喝,可别太节省了,我怎么觉得你瘦了许多啊?”洪鹏飞责怪自己粗心,决定和妻子好好谈谈。雪妮闻言,猛地一怔,“哦,是吗?真的瘦点也好,人家还化钱减肥呢。”雪妮对夫妻生活的冷漠,让洪鹏飞百思不解,疑窦重重。得知妻子有份不低的收入,直至目睹了雪妮的真容,洪鹏飞更加肯定妻子另有隐情。

雪妮在隐瞒什么呢?她来深圳工作四年,生活竟如此节俭,到底把钱用在何处?见在妻子那里问不出个所以然,洪鹏飞决定在各处仔细看看,也许能有什么发现。洪鹏飞等妻子出了门,忙溜进雪妮的房间搜索起来。洪鹏飞查看了好一会,可没找到一件值钱的首饰,衣服。洪鹏飞知道趁雪妮不在,肆意查看她的衣物,是对妻子的不尊重。可他是丈夫,他有责任了解自己的妻子。洪鹏飞决意要解开心中的迷团。“啊!注射器!!!雪妮她、她……”扩大了搜索范围的洪鹏飞,面对在卫生间的小木箱里发现的注射器,傻了、呆了。他终于明白,月收入三千多的妻子为什么入不敷出;为什么容颜枯黄,青春不再。原来美丽善良的妻子,早已成了瘾君子……

“鹏飞,你说得道理我都懂。我也想把燕子、小虎好好带大,我还想培养孩子上大学,我更想永远和你在一起。可我做不到,我是身不由己啊!鹏飞,求您别问、求您别管……”发现注射器对洪鹏飞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,而在他再三盘问下妻子的这番言语,更让他痛彻心肺。洪鹏飞从妻子悲哀、无奈的回答中,知道妻子已被毒魔控制得不能自拔。

洪鹏飞彻夜难眠。他总觉得一双儿女,用天真无邪的目光瞪着他问:妈妈怎么了?爸爸您为什么不拉住她?他觉得不从毒魔手中把雪妮抢回来,等燕子、小虎长大了自己如何面对。洪鹏飞翻来覆去,苦无良策,直到天亮才咬咬牙,硬下心来作了决定。

雪妮这一晚也没睡好。她起来迟了,见丈夫不提昨晚的话题松了口气,草草洗漱一番正欲出门,“蓬蓬——”突然,几个陌生男子闯了进来。不等雪妮反应过来,便紧紧扭住了她。www.5aigushi.com

“……雪妮,别记恨我,我不能让你这样下去,为了我们的孩子,你去强行戒毒吧!雪妮,我是为了救你、因为、因为我爱你!爱你啊!”雪妮这才明白,是丈夫报的案,是丈夫把这些缉毒警察,叫到家里来抓自己的妻子。她愕然地望着丈夫,欲语又止间,脸色急变,冷汗淋漓,捂着腹部瘫了下去。

晕厥的雪妮被快速送进了医院。洪鹏飞吓的魂飞魄散,他曾经在影视中看到过瘾君子,在毒瘾发作时生不如死的惨状,如今从医生护士忙碌、紧张的神色中,洪鹏飞知道那些可怖的镜头正在雪妮身上重演,他知道妻子在经历什么样的痛苦煎熬。“雪妮,挺住,为了孩子你也要挺住啊……”洪鹏飞泪流满面,默默祈祷。

“喂,雪妮的家属,来一下。”洪鹏飞跌跌撞撞进了医务科。“你是雪妮的丈夫?哎,你怎么搞的,为什么拖到现在……”一进门,洪鹏飞就被那个戴眼镜的医生,夹头夹脑一顿训斥。洪鹏飞知道妻子到今天的地步,确实是自己平时的疏忽,若是妻子真的摆脱不了毒魔,她的一生就真的毁了。若是妻子有个三长两短……洪鹏飞不寒而栗,他拐杖一扔“卟嗵”一声给医生跪下了,苦苦哀求她们一定要想办法,让妻子解除毒瘾,重获新生。

去泰国做试管婴儿准备多久才可以做

太原癫痫病医院癫痫停药复发因素有哪些

白汗斑和白癜风是不是一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