充填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充填泵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让战争停止90分钟一个男孩感动一座城-【zixun】

发布时间:2021-10-12 16:20:56 阅读: 来源:充填泵厂家

巴勒斯坦约旦河西岸的杰宁,是一个充满战乱和炮火的地方。为了维护各自的信仰和土地,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在这里进行着一场又一场生死搏斗。因此,杰宁又被称为“恐怖主义的温床”和“自杀袭击者的摇篮”。

然而2012年2月,这个终日充斥着枪炮声的地方,却出现了罕见一幕:在一座新建成的电影院里,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坐在一起观看着同一部电影,原本剑拔弩张的两个民族,在影片播放的90分钟里忘记了仇恨,空气中氤氲着缕缕温情。

这部神奇的影片名字叫作《杰宁之心》,在它的背后,有一个小男孩与父亲震撼人心的动人故事——

一个男孩的死与父亲艰难的抉择

2005年11月19日,杰宁上空被一种不祥的气氛所笼罩。

杰宁是一座人口不足3万的小城,它的历史却写满了苦难与战争。每年都有无数狂热的巴勒斯坦人带着为国家和民族献身的精神,自愿充当“人肉炸弹”,混入 以色列的公交车、超市和商场,伺机引爆。所以,以色列派出重兵防守,只要街上出现稍微可疑的人,狙击手就会毫不犹豫地向他开枪。

这一天比往常更加阴沉。因为就在几分钟前,提拉姆街区刚刚发生了骚乱,有人向以色列士兵的吉普车投掷石块。狂怒的以色列士兵提枪一通扫射,居民们都被吓得闭门不出,整个街区一片死寂。

中午时分,刚满9岁的巴勒斯坦男孩艾哈迈德正与一群小朋友追逐嬉戏,艾哈迈德手持一把玩具枪,渐渐跑进了提拉姆街区。寂静突然被一声清脆的枪响划破, 一颗子弹不偏不倚击中艾哈迈德,男孩应声倒地。几分钟后,一家关闭的店铺里钻出一个中年妇女,她看清了倒在地上的男孩,失声哭喊起来:“我的儿子啊,伊斯 马尔!快来看啊!”

艾哈迈德被迅速送往医院,医生无奈地告诉他的父亲伊斯马尔,孩子已经进入脑死亡状态,自己无力回天。伊斯马尔夫妇抱着儿子小小的身体几次哭晕过去。

伊斯马尔今年43岁,在杰宁开了一家汽车用品商店,艾哈迈德是他最为钟爱的幼子。儿子的死,令这个曾经幸福宁静的家一下子跌入了悲伤的深渊。

艾哈迈德出事后,杰宁的人们自发赶往医院,为这个不幸的孩子祈祷。悲伤的情绪渐渐演化为愤怒:以色列人给出的理由是艾哈迈德手持攻击性武器,然而事实 证明那不过是一把玩具枪!愤怒的情绪愈演愈烈,又一场因仇恨而起的冲突一触即发。然而谁也没想到,作为艾哈迈德的父亲,伊斯马尔正在经受一场心灵的煎熬。

艾哈迈德进入脑死亡状态后,他的主治医师哈德姆告诉伊斯马尔,由于杰宁特殊的地理位置,他的病人中既有巴勒斯坦人,又有以色列人。因为巴以战争的常年 持续,约旦河两岸医疗、金融等难以维持正常秩序。作为医生,哈德姆最头痛的就是医药供应不足和器官移植供体的极度缺乏。

面对悲伤得难以自已的伊斯马尔,哈德姆小心地斟酌着言辞。他说:“艾哈迈德是不幸的,但在这个世界上,还有许多同他一样不幸的孩子,不同的是,他们的 生命还有延续的可能……”哈德姆指的是一些患有先天性器官缺陷的孩子。“我是说,如果你能看在真主的分上,愿意让艾哈迈德拯救那些孩子……”伊斯马尔立刻 明白了哈德姆的意思。

他把脸深深埋在掌中,没有哪个父亲愿意亲眼看见自己的孩子无 法保持身体的完整。经过长达1小时的静默后,伊斯马尔同意了哈德姆的请求,“儿子如果知道自己能给别的孩子带来重生,他也会骄傲的。”哈德姆紧紫握住他的手。

两天后,伊斯马尔再次接到哈德姆的电话。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这次的谈话内容比上次更加残酷。

伊斯马尔看到了6个孩子的病历,他们分别是: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6岁女孩莎玛,患有尿毒症的8岁的列恩和维因,肺组织纤维化的3岁的玛佳,患有肝癌的 提拉姆,以及才8个月大,脾脏功能不全的婴儿韦德。哈德姆小心翼翼地说:“伊斯马尔,有件事我不得不告诉你,这6个孩子都是以色列人。”伊斯马尔猛地站了 起来,“哈德姆医生,你别忘了艾哈迈德是怎么死的,我不能眼看着我孩子的身体被万恶的以色列人瓜分。”说完,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第二天,哈德姆亲自拜访了伊斯马尔家,脱下白大褂的他看上去只是一个平常的父亲。哈德姆对伊斯马尔说:“我知道你对以色列人心怀芥蒂,但作为一名安拉 的信徒,我想告诉你,‘伊斯兰’的本意就是和平。我是名医生,在我眼里,只有病人和健康人,没有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。”伊斯马尔气愤地问:“为什么全部 是以色列人?”哈德姆回答:“这真的是巧合,他们与艾哈迈德配型相合,也都是病情最为危重的小病人。或许,这是我主安拉赐给我们一个祈求和平的机会。”

哈德姆走后,伊斯马尔陷入深深的沉思。生长在杰宁地区的男孩只会玩枪战游戏,他们从小就在仇恨中长大,童年写满血腥。他多希望巴勒斯坦的孩子们能与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孩子一样,拥有彩色的美好童年。

器官不是捐给了以色列人,

而是捐给了人

伊斯马尔准备将儿子的器官捐给以色列人的消息一经传出,杰宁顿时一片哗然。人们的愤怒像潮水一般向伊斯马尔一家人涌来,甚至有人称他为“穆斯林的叛 徒”,“伊斯兰的败类”。伊斯马尔的家门被人用白纸封住,上面写着“被安拉放弃的人将下火狱”……这是穆斯林最恶毒的诅咒。

面对人们铺天盖地的责骂和不解,伊斯马尔几乎要动摇了,他决定去找哈德姆医生。看到头发蓬乱、面色憔悴的伊斯马尔,哈德姆医生说:“你不必开口,我明 白你想要说什么,先请你与我一起去看望一个病人。”在病房,伊斯马尔看到全身浮肿、奄奄一息的尿毒症患儿列恩。他的母亲,一个苍老憔悴的犹太女人见哈德姆 医生进来,连声问:“医生,我儿子还有救吗?捐赠器官的好心人,何时能来?”伊斯马尔眼睛湿润了,他回到杰宁,通过电台发表了一个简短的演说:“我失去了 最心爱的儿子,与此同时,还有6个父母也即将失去他们最心爱的孩子。这片土地上的鲜血已经够多了,请给和平一次机会吧!艾哈迈德的器官不是捐给了以色列 人,而是捐给了人……”他的声音通过电波,在尚未散尽的硝烟中久久回旋,令人动容。

当伊斯马尔走出电台时,发现电台门口自发地聚集了许多巴勒斯坦人。他们眼中已没有了敌视与怒火,取而代之的是钦佩和对和平的企盼。毕竟这是一块遭受战火蹂躏多年的土地,谁不渴望平静安宁的生活呢?

伊斯马尔走向医院,而他身后越来越多的追随者,自发地组成了一支为艾哈迈德送行的队伍。艾哈迈德的遗体被小心翼翼地放上担架,6个巴勒斯坦小伙子抬起这位为民族和平献身的小英雄,前往约罗广场。人群像潮水一样从四面八方涌来,自发地为艾哈迈德送行。

在哈德姆医生的安排下,艾哈迈德的心脏,肾脏、肝脏、脾脏和左右肺分别被移植到6个以色列孩子的身体里。除了8个月大的婴儿韦德手术失败,其他5例手术均十分成功。

得知器官的捐赠者竟是被以色列人视之为仇敌的巴勒斯坦人,几个受捐者的父母都惊呆了。他们万万没有想到,这个孩子死在以色列士兵的枪口下,而他竟然拯救了自己孩子的生命。他们纷纷跪下,向着巴勒斯坦的方向不住祈祷。

伊斯马尔的壮举很快传遍了以色列,也传到了以强硬著称的鹰派人物、以色列总理沙龙的耳中。一向主张对巴勒斯坦人实施严酷军事打击的沙龙沉默良久,然后吩咐秘书,以外交礼节邀请伊斯马尔到自己的总理官邸,他要亲自向这位伟大的父亲致谢。

在沙龙的私人官邸,已经年过八十的沙龙向巴勒斯坦的普通平民伊斯马尔深深鞠躬:“伊斯马尔先生,请接受我的私人道歉。过去,我做了许多不利于贵国人民 的事情,今后……因为某些不得已的原因,或许这些事情仍将发生,但是,我会以一名以色列父亲的身份,深深感谢您和您的儿子为我国儿童所做出的举动,愿他在 天上永生!”伊斯马尔不卑不亢:“总理先生,我不奢望我们的付出能换取什么,更不奢望您的某种承诺,但我希望,不论是巴勒斯坦的孩子还是以色列的孩子,他 们唯一的玩具不再是枪……”

让炮火暂停,世上最温情的

90分钟成为永恒

2007年,艾哈迈德父子的故事被德国著名的电影人费特尔得知,他被这个放事深深地打动,萌发了以此事为原型拍摄一部纪录片的想法。他找到哈德姆医 生,并通过他联系上了伊斯马尔本人。虽然配合拍摄这部纪录片需要再次撕裂血淋淋的伤口,但为了能让“和平”的声音被世界上更多的人听到,伊斯马尔决定接受 采访和拍摄。但他提出一个要求:他想随摄制组——走访当年受捐的几个家庭,看看那些接受器官移植的孩子,或许在他们脸上,能找到如同儿子一样纯真灿烂的笑 脸。费特尔立刻答应了这个请求。

跟随摄影机的镜头,伊斯马尔分别走进了列恩和玛佳的家,两年过去了,孩子们个头都已长高,看到他们健康活泼的笑容,伊斯马尔又心痛又快乐。

一年后,这部取自真实事件的纪录片录制完成,费特尔给它取名为《杰宁之心》。这部纪录片在德国和欧洲各地放映,打动了无数人,屡获大奖。然而费特尔心 中仍然有一个巨大的遗憾:这部电影虽然获奖无数,但杰宁的人们却无缘看到,那里的孩子仍然整天在玩着追捕和枪杀的游戏,流血事件仍然层出不穷……杰宁唯一 的一座电影院,已经在1987年毁于战火,那里的人们已经20多年没有看过电影。

费特尔决定,竭尽全力重建电影院,如果《杰宁之心》不能在杰宁放映,那它获得再多的大奖也意义不足。

在一次偶然的谈话中,费特尔向伊斯马尔提起了重建影院的事,两人一拍即合。同费特尔一样,伊斯马尔对杰宁依然持续的战火感到痛心。但重建影院需要一大笔钱,而且巴勒斯坦当局是否允许这部有“亲以”倾向的影片在当地播出,也是一个未知数。

但伊斯马尔却坚定地对费特尔说:“也许我们的力量很弱小,但我只想告诉孩子们,生活不只有流血和冲突,和平需要彼此的悲悯和宽恕,这就足够了。”费特尔十分感动,他决定捐出《杰宁之心》在世界各地获得的奖金。

伊斯马尔也在杰宁奔走呼吁,号召人们捐款重建影院。

起初,他的呼吁并没有得到人们的响应。许多朋友劝他:“伊斯马尔,算了吧,3年前,你把艾哈迈德的身体捐给了以色列人,他们不还是用枪炮和炸弹来‘感谢’我们?别再白费工夫了……”但伊斯马尔却坚信,和平的心愿存在于每个人心中,只是需要足够的力量来唤醒。

在接下来的3年里,伊斯马尔和费特尔为之不懈努力,终于在2012年2月完成了这个梦想。一座崭新的影院矗立在提拉姆街区,这是当年艾哈迈德被枪杀的地方,也是由以色列重兵把守的高危地区。

让伊斯马尔意外的是,《杰宁之心》申请在巴首映时,得到了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全力支持。巴解组织主席阿巴斯特意为杰宁电影院题写了院名,并通过电话感谢伊斯马尔对和平所作出的贡献。

2012年2月15日,《杰宁之心》在新落成的杰宁电影院举行了简朴却隆重的首映式。数以千计的巴勒斯坦人将影院挤得水泄不通,当银幕上出现艾哈迈德 苍白清秀的遗容和几个被救治的以色列孩子健康阳光的笑容时,观众们一次次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喊,纷飞的眼泪将气氛推向不可遏止的高潮。同时,人们惊奇地发 现,不知何时,观众席中多了几个拉低帽檐的以色列士兵,他们是被观众忘情的呼喊吸引而来的。

当愤怒的人群包围了这几名以色列士兵,并欲对他们群起而攻之时,伊斯马尔急忙制止。他指着士兵们脸上的泪水说:“不论过去做了什么,至少现在他们的泪 水是真实的,在这座影院里,这90分钟之内,他们同我们是一样的‘人’。”人们的表情渐渐松弛下来,几名以色列士兵双手合十,脸上露出感激的神色。

从那以后,杰宁电影院每周五循环播放《杰宁之心》。在以色列士兵的宣传下,许多以色列市民也悄悄越过岗哨,来到杰宁电影院。影片播映日,电影院里便会出现奇特的一幕:互结宿怨的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坐在一起,共同观看这部催人泪下的影片。

每个周五,提拉姆街区总是格外安静。在这弥足珍贵的90分钟里,昔日凌乱的枪炮和喧闹声全都消失,间或有几只雪白的鸽子从湛蓝的天空掠过,带来一抹祥和与温情。

荆门市第二人民医院做试管婴儿怎么样

亮丙瑞林的副作用

常州哪个医院做试管婴儿好